您的位置:文昌门户网站>文化>那些捆绑“房思琪”做营销噱头的图书,为什么遭人反感?

那些捆绑“房思琪”做营销噱头的图书,为什么遭人反感?

2019-11-07 13:55:50 文昌门户网站

赵云贤写作

今年6月,台湾作家甘·姚明的小说《寒冬腊月》在大陆出版。两年前,这部小说由台湾水瓶座文化出版,豆瓣得了8.7分。用同样的语言,两年后出版的大陆版只得了7.2分。粗略浏览评论后,会发现许多人因为反感营销文案“捆绑方思奇”而得分较低。

在大陆版《从一般冬天到夏天》的封面上,有一串醒目的文字:“如果你读过方思琪的故事,那你一定不能错过这本书。”这部小说的宣传也以《方思琪的同伴篇》为卖点。这篇文章成了引起恶评的原罪。除了专门骂营销文案的“营销请天堂”类评论之外,还有许多人指责小说《丑八怪》和《方思琪的初恋天堂》是“一点也不水平”,而是“烂书”。最近,《造书》公开号上的一篇文章质疑道:如果大陆版的《冬夏将军》因作为一本书的市场营销罪被判处死刑,文学写作会与他一同埋葬吗?

豆瓣舞台版和大陆版《夏从冬》

自从图书封面进入中国图书市场以来,营销文案的方式多种多样,从各种颜色的名人推荐到“心胸开阔”等令人惊叹的词语。随着近年来知识产权概念的流行,一些流行的畅销书不可避免地“以知识产权为导向”。然而,“触怒知识产权”的往往是一些质量令人担忧的“山寨书”、“伪书”和“伪书”,如“明代的东西”之后的“那些东西”系列和“舌尖中国”开的“舌尖盛宴”。

然而,距离甘姚明的《来自寒冬的夏天》和林韩毅的《方思琪的初恋天堂》的首次出版时间只有三个月了。甘姚明也获得了许多奖项,在台湾文坛享有盛誉。这两部小说没有任何关系。为什么市场营销强行将两者捆绑在一起?

《方思奇》是如何成为一本受欢迎的知识产权书的

事实上,“方思琪的初恋天堂”最近的营销噱头不仅仅是“一般冬夏”的一个例子。4月,“黑盒:日本的耻辱”也以“方思基初恋天堂的非小说版”的标题出现在公众面前。最近即将出版的小说《生活的黑暗篇章》的营销拷贝更加全面:“像《方思琪的初恋天堂》这样勇敢的作品,和类似《黑盒》的生活故事。"

黑盒:日本的耻辱是日本记者伊藤诗织根据自己的性侵犯经历写的纪录片。虽然两人都是性侵犯的受害者,但很难将伊藤诗织的经历与小说中的方思琪等同起来。同样,甘·姚明的《来自寒冬的夏天》更加关注人们在经历了日常的暴力和痛苦后如何挣扎求生。美籍华裔作家李怀玉的《人生的黑暗篇章》利用性侵犯的开启来撕裂社会各阶层之间的巨大差距,这与方思琪的《初恋天堂》有着不同的侧重点。这三本书之间的直接联系可能仅仅是性侵犯这个社会问题。

2017年4月27日,台湾版《方思琪的初恋天堂》刚刚出版,作者林韩毅在家上吊。林韩毅的死引起了各界的悲伤、愤怒和哀悼。与此同时,它向公众展示了一个巨大的社会深渊:在一个性暴力如此猖獗以至于如此罕见和普遍的世界里,暴力的痛苦和斗争冷如雨,吞噬着受害者的骨头。

林韩毅去世后,她的父母向媒体提到,林书豪在世时曾被补习班的老师引诱,“方思琪的初恋天堂”也是对这段经历的影射。从那以后,在公众眼里,林怡涵就像方思一样。方思齐是林怡涵。这两个名字在媒体报道中相互伴随。人们在“方思淇的初恋天堂”中感受到的不仅仅是方思淇的痛苦,还有林怡涵的忧郁。

大陆版的《一般冬天的夏天》和《方思琪的初恋天堂》

2018年初,《方思琪的初恋天堂》在大陆出版。当#美托运动在中国爆发时,林韩毅和方思琪再次成为热门新闻。与六个月前相比,中国大陆更多的读者在小说出版后直接接触到它,而不是从网上获得与作者和小说有关的报道。然而,尽管小说独特的语言和丰富的想象力得到了肯定,但对其文学性的评论和研究仍然让位于对小说中性暴力主题的讨论。方思琪的初恋天堂以社会问题的形式出现在公共空间,而不是文学作品。

在2018年“新浪好书榜”评选中,“方思琪的初恋天堂”获得了“人气奖”。作为汉语世界中一部关于性侵犯的非凡小说,《方思奇的初恋天堂》从图书营销的角度来看自然具有“ip”潜力。《将军冬夏》和《黑盒》的营销文件通过性侵犯问题与《方思琪的初恋天堂》联系在一起。

值得思考的是“方思琪的初恋天堂”的流行在多大程度上归功于#metoo运动的浪潮。事实上,《黑匣子》和《来自一般冬天的夏天》都是基于“性暴力”这一社会热点话题,而《方思琪的初恋天堂》只是在这场运动的高潮中被推到最前沿的一本书。

象征着“方思琪”

早在2017年6月,#metoo运动爆发前,林韩毅和方思琪就被视为鼓励性暴力受害者畅所欲言的精神支柱。北京电影学院的校友“阿莱莎”在微博上发帖称,他在校期间遭到班主任父亲的性侵犯,引发了一场名为“北京电影学院性侵犯事件”的热潮。阿莱莎在微博中写道:“如果每个人对林韩毅的遗憾和怜悯不是虚伪,那么我希望每个人也能关注一下我过去的处境。”

这是林韩毅第一次在大陆性侵事件中被引用。此后,随着《方思琪的初恋天堂》的热卖,“方思琪”逐渐成为性侵犯话题中的热门词汇。2018年,美托运动在学术界、公共福利界和媒体界遍地开花。在这一年里,人们站出来告诉或指控自己受到性侵犯。在每一次讨论中,都可以看到“林韩毅”和“方思琪”。在林韩毅逝世一周年之际,bbc中国台发表了一篇文章“台湾作家林韩毅一年前去世”。“方思琪”改变了世界吗?“回想起林韩毅的去世和#美托运动的影响,台湾海峡两岸三地的妇女一直在抱怨性暴力。”林韩毅和方思琪似乎是女性性侵犯的象征。

豆瓣上经过修改和预先修改的“人生黑暗篇章”页面

几乎可以说,在目前的大陆图书市场上,《方思琪的初恋天堂》是同一题材小说中“封神”的作品。即使我没有读过原著,很多关注相关社会问题的人也多少知道方思琪是性暴力的受害者,方思琪的初恋天堂是一部好作品。很少有人谴责“黑匣子”利用方思琪作为营销工具。人们更加关注事件和工作本身。

然而,与“方思琪的初恋天堂”相同的主题却没有那么幸运。过于渴望成功、缺乏商业考虑的营销文案强行撕毁了这两本小说,引起了不满。在大陆出版的《来自一般冬天的夏天》没有《方思琪的初恋天堂》那么受关注。对它的讨论大多局限于文学欣赏和批评,动力较小。写作在一片谩骂声中遭到攻击,成了营销的丧礼。

文学:商业营销与社会思潮的尴尬

林韩毅的家人发表声明称,林韩毅创造了“方思琪的初恋天堂”,希望世界上不会有第二个方思琪,世界将用温柔温暖的心来保护“方思琪”。诚然,这段话感染和鼓舞了许多人,也体现了“林韩毅-方思奇”在反性暴力中的精神。但是对于作为创造者的林韩毅来说,《方思琪的初恋天堂》真的是一本教育和启蒙的书吗?

林·韩毅不止一次说,她写小说不是为了拯救任何人,甚至不是为了拯救自己。在写作过程中,她从来没有“我一写完就能变得更好,写得越多越好”的动机。相反,写作给她带来痛苦。虽然作者并没有以纪实或报告文学的态度创作小说,方思奇的初恋天堂的成就远远超出了唤起大众的范畴,但文学退回到火热的社会是无可指责的,林韩毅对文字表现与道德核心之间的断裂的探究,他对堕落而恶毒的“艺术欲望”的困惑,以及他对“包法利夫人”式三流读者的魅力都被社会运动和思潮所掩盖。方思琪作为一种概念和象征性的存在逐渐被掏空。

台湾版的“夏天从一般冬天来”

《寒冬腊月》的困境是文学在商业营销和社会思潮之间不可避免的尴尬。作为资本市场上的一种商品,书籍不可避免地要进入市场。如果一本书能通过良好的营销获得更多的读者,这难道不是一种福气吗?然而,渴望快速成功和立竿见影的好处,并试图给别人留下深刻印象,可能会适得其反,毁掉写作和阅读。

近日,《生活的黑暗篇章》的编辑撤回了豆瓣上涉及“方思琪”和“黑盒”的营销拷贝,但实体图书封面再也无法更改。书印在日本和台湾也很受欢迎,但是它们中的大部分都可以在书的内容中实现。例如,台湾版的《冬天到了夏天》(The Winter General Comes to Summer)将书籍封面与书籍设计结合在一起,没有浮夸的气氛。它以“死亡是负责任的”为主要句子,并问道:“我们如何生活在食人族的世界里?当你跌倒时,你能握住你的手吗?”几句短句不仅紧扣了小说的主题,还引起了人们的好奇心。最有价值的是,他们可以有一个务实和现实的氛围。

另一方面,如果内地图书市场不赶上爆炸和热点,文学将似乎没有出路和价值。“方思琪的初恋天堂”已经成为汉语世界反性暴力运动的先驱。它已被广泛销售,其文学价值也受到关注。可以说,这是“应得的”。但是有多少书能如此幸运呢?

作者赵云贤

编辑罗东

校对,薛静宁

陕西11选5投注

  • 上一篇:雷军谈小米MIX Alpha售价:成本就要2万块 定价很厚道
  • 下一篇:上路一辆 查处一辆
  • 栏目资讯
    新场馆 黑科技来袭 第六届互联网大会亮点抢先看
    Copyright 2018-2019 ahnoh.com 文昌门户网站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